繁体版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信息

顾航:文化先行产业紧跟积极实现“走出去”

作者:    来源:新华社    发布时间:2016/10/8 11:52:44




自治区文化厅副厅长顾航作客新华会客厅。莫志成 摄



新华网广西频道: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走进新华会客厅,今天我们邀请到的嘉宾是自治区文化厅副厅长顾航,顾厅长您好。首先请您分享一下,在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和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的这样一个时代背景下,中国与东盟的文化交流与合作面临了哪些新的机遇和挑战,下一步合作的重点是什么?

顾航:广西和东盟的合作有三个优势。第一个优势是先行优势,2004年第一届中国—东盟博览会举办,2005年广西加入了大湄公河次区域的合作,2006年第一届泛北部湾论坛举办,同年中国—东盟文化论坛也应运而生。应该说,广西和东盟文化的合作一直是伴随着博览会的脚步、次区域合作的脚步不断前行。第二个优势是人文优势,众所周知,广西和东盟有着天然的语言优势,民间习俗相通,山水相望。第三个优势是平台优势,中国—东盟文化论坛已经成为中国和东盟团体文化协会以及文化官员之间的一个很重要的平台。过去10年,我们在文化产业合作、图书馆合作、博物馆合作、艺术节合作等方面都进行了深入的探讨,产生了比较广的影响,也取得了文化的认同。




自治区文化厅副厅长顾航作客新华会客厅。莫志成 摄



在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和共建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的背景下,我们现在面临的机遇和挑战既令人激动,也感觉到任重道远。令人激动的是三个方面的机遇:

第一是顶层设计的机遇。10年来,广西参与中国和东盟的文化合作,做了很多基础性的工作。比如每年都到东盟去巡演,也邀请东盟国家的文化团体到广西来巡演或参加节庆。同时,共建一些中国文化中心,比如和泰国文化中心在2013年进行了共建活动,今年和新加坡的中国文化中心进行共建活动,下一步还要和老挝的中国文化中心进行共建。尽管前期做了很多基础性的工作,但是我们和东盟的文化交流仍然缺乏一种总体的规划,广西应该积极参与到在国家层面的顶层设计。比如说对中国—东盟文化论坛,现在已经制定了五年的规划,对今后五年和东盟的文化合作既有路线图也有时间表,这样才能够真正建立命运共同体。

第二个机遇是中央对文化高度重视的机遇。习总书记的系列讲话对文化的内涵和外延做了深入阐述,对文化的传承和发展寄予了很高的期望,应该说对文化的重视程度前所未有。在这样的机遇下,我们要按照“亲、诚、惠、容”的要求对外交流,“亲、诚、惠、容”本身也是中华文化的浓缩。如何利用好对文化的重视来发展与东盟的文化合作,这是我们的第二个机遇。

第三个机遇是文化产业转型升级、提质增效。博览会期间,我和东盟的朋友交流时,他们认为建设一个命运共同体应该文化先行,但是文化先行必须还要有产业跟上,变成一种产业的合作,才是一种更紧密的纽带。


自治区文化厅副厅长顾航作客新华会客厅。莫志成 摄


机遇令人激动,挑战也同样令人担忧,下一步如何应对这些挑战还需要进行深入的思考。

第一个挑战,“走出去”不够。举个例子,自治区文化厅每年组织到东盟去演出,但是我们的能力只能够到两三个国家,不可能在一年里把东盟10国全都走遍。东南亚朋友们希望广西能够多派团、多演出,举行多种形式的文化合作,但在这个方面目前我们有点力不从心。

第二个挑战,“走进去”不够。我们很多演出的主要受众仍然是华人华侨,但是真正走进去的主要受众应该是主流社会,说明我们对节目的挑选、和当地的互动还不够。

第三个挑战,没有“迈出去”。因为我们的文化产品还不适销对路,特别是创意产品和东南亚一些比较发达的国家相比还有一定的差距。如何把广西的元素提炼出来,同时又适合东南亚的口味,这方面做得不够。举个例子,2014年第一季度广西对东南亚、对东盟的文化贸易总共是300多亿人民币,但是其中一半以上都是烟花爆竹,而广西的铜鼓、绣球、刘三姐文化、梧州的宝石、钦州的坭兴陶、临桂五通的农民画在国际上都有一定的地位,这些在东南亚虽然受欢迎,但是卖出去的量不大,与广西先行的优势、平台的优势、人文的优势是完全不相称的。如何调整产业政策、扶持小微企业、促进文化创意企业的快速发展,这是我们面临的一个问题。下一步工作的重点还是要“走进去”,首先要和东盟的文化团体、文化协会营造更紧密的伙伴关系。比如在东盟每个国家,和有实力的文化团体共建伙伴关系,熟悉了解当地的国情、当地民众的喜好,使“走进去”能够受到更广泛观众阶层和各民族观众的欢迎。二是要加大互访的力度,目前来说,广西的品牌还不够多,现在对东南亚有“美丽中国”、“美丽广西”、红铜鼓艺术展演等品牌,今年还有《戏海丝路》、中国—东盟戏剧周的品牌,但是走进东盟或者是邀请东盟来走亲,还要继续提升品牌,要做精做好,让东南亚各国的人民能够满意。三是做好文化产业的合作,这个概念比较宽泛,具体可以从旅游演艺的角度来考虑。比如文化厅曾经协助桂林《印象刘三姐》到东南亚寻找合作伙伴,曾经和越南商谈过《越来越美》、和柬埔寨商谈过《高棉的微笑》,后来也曾经到马来西亚商谈过,但是由于对一些产业政策不熟悉、不了解,进展都比较缓慢。事实上完全可以开展演艺的合作,因为广西有很多平台,不仅仅是《印象刘三姐》,包括三江侗族的《坐妹》、柳州的《八桂大歌》,都应该能够走出去成为一种旅游演艺品牌。旅游演艺也包括巡演,我们一直考虑把南宁—新加坡经济走廊同时转变为一个文化走廊,实际上就是要加大巡演、巡展的力度,比如在“南宁—河内—金边—曼谷—吉隆坡—新加坡”这条线做集中的巡展巡演。彩调剧《刘三姐》在东南亚非常受欢迎,可以考虑到东南亚进行巡演,不仅仅是公益的、免费的演出,同时也要加大商业演出的力度。

总体上来说,前途是很光明的,但是要真正实现为共建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真正实现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共建,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同时在民众之间还有很多的宣传要做,所以说任重道远。

新华网广西频道:中国—东盟文化论坛举办了10年,今年首次举办了稻作文化就是“那”文化论坛,请顾厅长谈谈这个论坛的初衷是什么,对促进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的建立有哪些帮助,这个论坛的举办取得了哪些成效?

顾航:广西有5400万人口,其中1700万是壮族人口,壮族自古以来就把水稻作为主要农作物来种植,在壮语里面把种植水稻的水田称为“那”。在中国的华南地区和东南亚很多地区,很多地名都是用“那”字来开头,而且有1亿多人说的是壮侗语系的语言,他们都有稻作文化、“那”文化的文化圈,特别集中在中越、中泰、中老、中缅边界,一直延伸到印度的阿萨姆邦,在这1亿多人当中,大家对稻作文化、“那”文化的认同感是前所未有的。自治区党委、政府一贯非常重视对“那”文化的挖掘和保护传承,专门成立了研究“那”文化的领导小组和专家小组。“那”文化如果仅限于在广西的范围内研究是远远不够的,一定要在更高的层次、更广的范围内进行研究。最近,中科院韩斌院士通过分子生物学、胚胎的比较,发现从野生稻向驯化稻转移的地域主要集中在南宁周边地区,也就是说南宁及其周边地区有可能是从野生稻栽培到驯化稻的起源地之一。在国内外,有的认为起源地是在东南亚,有的认为在长江流域,所以希望通过举办“那”文化论坛,对于稻作文化有一个研究的平台,有一个发表见解的平台。这一次稻作文化论坛邀请了越南、老挝、缅甸、柬埔寨、泰国以及印度和澳大利亚的专家,和国内的稻作文化专家共同探讨“那”文化,效果非常好。我参加主持了稻作文化论坛,感觉到大家对于稻作文化、对于“那”文化这个文化圈的认同感是前所未有的,而且高度一致,虽然大家在稻作文化的起源方面还有不同的看法,但是有这个平台可以把各国的稻作文化特点、稻作文化的共同点和不同点聊一聊、说一说,有助于更好地推广“那”文化。

这一次对“那”研究比较显著的成效,第一个是国际化。过去基本上是国内的专家在研究,这次有东南亚一些主要稻作生产的专家参加,我们也了解到很多国外对稻作文化、对“那”文化的前沿研究。第二个方面,对于稻作文化来说,这次邀请的专家是跨领域的,既有农学的专家,也有分子生物学的专家、农业经济学的专家、考古学的专家、民族学的专家,通过多学科的共同研究和探讨,对下一步“那”文化研究是非常有利的。现在只靠一个学科来做研究是远远不够的,只有跨学科、多学科介入才能够打下比较良好的基础。第三个方面,大家对广西提供这个平台、这个基地非常赞同,希望这样的论坛要一直办下去,同时这也是中国—东盟文化论坛的一个尝试,就是第一次把文化和农业结合起来做跨界文化的研究。现在大家都说“互联网+”,我们可以考虑“文化+”,比如说文化+农业、文化+旅游、文化+经济等,这是真正把文化做起来的一个很重要的途径,将来我们还可能在“文化+”的其他方面继续尝试。

新华网广西频道:好的,非常感谢顾厅长今天做客我们的新华会客厅,谢谢。

顾航:谢谢。

上一条

下一条




*

*

*